网页游戏
收藏本站 |  充值 |  推荐游戏  全部游戏
当前位置: 主页 >资讯 > 擦边球如不慎被定性为违法 德州扑克都会完蛋
  • 擦边球如不慎被定性为违法 德州扑克都会完蛋
  • 2017-04-25 08:07 作者:益力升

棋牌游戏在中国变得越来越受欢迎,许多城市乡村都能看到各种棋牌游戏。而其中最引人关注的类型就是德州扑克。但是这一游戏品类逐渐有被做坏的倾向,一但打擦边球不慎被定性为违法,那么这个行业就都会完蛋。

  “棋牌是游戏行业最稳定的业务线”

  扑克传奇创始人陈杰拖着24寸的黑色旅行箱,准备赶往首都机场。他的团队要在海南三亚举办一场创业者、投资人之间的德州扑克大赛,他赶着与他们会合。

  2016年结束之前,国内最重要的德州扑克赛事扎堆出现。仅三亚一个城市,同期举办的比赛还包括总奖池1000万的腾讯TPT扑克锦标赛,以及老牌棋牌游戏平台联众举办的总奖池888万的WPT中国赛。

  在北京扑克俱乐部赛事总监张勐的印象中,最早的中国德州扑克俱乐部只有4个包间,玩家整晚都要排队等位,几乎天天爆满。

  他对那段“黑暗历史”记忆犹新,后来还间接参与举办了几乎是全中国第一场德州扑克比赛,在北京包下一间咖啡厅,三四张桌子铺上台布就算是简易赛台,更像一场私人聚会。到了第二届,比赛搬到西客站的东方明珠宾馆,赛桌没有包边,连下注线都没有,但硬是摆了12桌,吸引了不远万里赶来的各地玩家。第三届比赛开始有现场录像,片子剪了1个月,最后只是在俱乐部内部像放电影一样给会员播播而已。

  随着国际顶级德州扑克比赛的奖金飙升至千万美元级别,在中国,资本对于德州扑克的重视也逐渐开始显现。近两年来,涌现了大批德州扑克创业公司,德扑赛事品牌更是百花齐放。资本从不同细分领域切入,试图把德扑市场推向下一个风口,并从中分一杯羹。

  陈杰的扑克传奇一早瞄准的就是创投圈。

  在他看来,创业者、投资人之间的资源对接效应对他的品牌推广有极大优势。如今,他每个月都在“创新工场”举办一场德扑比赛,大厅里摆上两三桌,人数严格控制在30人以内,“人太多交流效率就会降低。”

  此前,陈杰曾经开发过另一款游戏。十几个人的团队“非常用心”地开发了两三个月,投资人的评价也很高,但上线后用户增长情况并不乐观。项目后期,陈杰面临着两难抉择:投入更多资源做推广,还是放弃项目从头再来。

  他选择了后者。

  “网络游戏的波动特别大,可能除了腾讯(这种)特别大的公司,小公司都是今年好了、明年又坏了。棋牌是整个游戏行业最稳定的一条业务线 。”陈杰说。

  扑克传奇算是善于捕捉先机的初创公司,而近两年的德扑市场整体升温十分迅速,大的资本力量早已开始布局。

阴影笼罩德州扑克的中国故事 游戏品类被做坏就完蛋

  “天天德州”教会很多人打德扑

  在微信棋牌游戏排行榜上,在线德扑游戏“天天德州”排名第二,仅次于国民游戏“欢乐斗地主”。“天天德州”的产品负责人Cherry告诉记者,这款游戏目前已经累积了数千万下载量,月活跃用户在几百万,每个月都会为腾讯游戏带来数亿元收入。“它只能算是小众的品类,但收入能力还不错。”Cherry说。

  Cherry在腾讯游戏已经八年。塞班机时代,她就曾参与手机QQ游戏大厅的策划。2013年,腾讯开始研发一款基于QQ平台的在线德扑游戏“QQ德州扑克”,Cherry在项目后期加入。她发现产品上线不久就积累了几十万用户。在游戏行业,用户增长量就是衡量产品价值最直观的标准。 微信应运而生后,Cherry和团队一起充满信心地研发了“天天德州”。

  这款游戏没有令他们失望。得益于微信强大的用户规模,“天天德州”上线后很短时间就积累起几百万用户,如今已经是德扑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产品。

  中国故事的模糊地带

  虽然与同行交流甚少,但Cherry观察到了这些公司的增长,“总体都是上升的趋势”。同时,她也点出了这个行业的焦虑,“如果未来两三年有政策上的松动,还会有一个爆发式的增长。”

  到目前为止,德州扑克的中国故事仍然蒙着淡淡的灰色。德州扑克作为全新的游戏品类,在政策监管上仍然处于相对模糊的地带。百万级别的大赛被定性为博彩,在开赛前被临时取消的情况时有发生。

李开复曾在知乎上发帖,教网友如何避免人性的弱点、运用统计学知识在牌局中取胜

  李开复曾在知乎上发帖,教网友如何避免人性的弱点、运用统计学知识在牌局中取胜。

  张勐认为,创投圈虽然是优质客户,可一旦出现问题,受到伤害的可能是整个圈子的积极性。

  大概一两年前,上海一家德州扑克俱乐部被叫停,当时有100多位证券公司的玩家全部受到牵连。“如今上海的投资人是不会去俱乐部的。”张勐告诉记者。

  不久前,南京举办的一场德扑慈善赛刚刚被定性为赌博。由于歌手汪峰及多位奥运明星都赞助了这场比赛,事发后几乎成了业内的标志性事件,长三角周边地区都受到了影响。

  加入北京的俱乐部之前,张勐还曾经在四川做过一家自己的俱乐部,后来发现当地的合作方“在政府关系上不像一开始承诺的那么给力”,才转而来到北京。2014年,国务院发布46号文件《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》,看到这份指导性文件后,张勐隐约感受到政策环境似乎在转暖。他希望德扑能借着这个势头“在曲线中一点点进步和推进”。

  一位“天天德州”的玩家向媒体表示,她由于玩这个游戏沦为一无所有,谴责游戏方没有对游戏的监管负起责任。“天天德州”的市场团队透露,曾经有玩家在“天天德州”上输钱之后找到腾讯大厦,指名道姓地要见公司高管;还有一些用户以“向媒体举报”相威胁,要求返还他们在游戏中充值的现金价值。

  Cherry认为,在这一点上,游戏公司也很被动。“我们自己出来举证,常常因为太过正面和官方,又没法让声音传递出去。”她的担心还包括有些同行急功近利地从市场中攫取价值,很可能会导致政策的收紧,从而危及整个行业的未来 。“我们都希望更加长远地看待游戏的良性发展,如果游戏这个品类给做坏了,那么这个行业就完蛋了。”